炫书网 > 都市小说 > 最强邪医 >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你有证据吗
    等待不到半个小时,警方就赶到现场,带队的警官赵新,脸上挂着一副冷峻的神情,在他的指挥下,伤势严重的绑匪被送往医院救治,其余的人全部带回西郊的警局。根据他的命令,陈风也要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都是绑匪,我们是受害者,你凭什么铐他?”沈冰本以为警察会秉公办理,想不到却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谁是受害者,谁又是凶手,不是你说了算的,警方会调查清楚,你说这些人绑架了你们,有证据吗?你说这些人杀人未遂,有证据吗?你说这个人对你施暴,证据呢?我们到场以后,只见到十五个人被打成重伤,甚至有可能造成永久的残疾,他们全部是被你朋友打伤的,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。”赵新一副铁面无私的架势,语气冰冷的吓人。

    小胡子转眼间装出很无辜的表情“警官要为我们做主啊,我们只是和这个人有些言语上的小摩擦,这个人仗着有一身强横的功夫,就对我们使用暴力,今晚受伤的人都可以证明。”

    赵新依旧是冰冷生硬的态度“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到了警局,你如实供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小胡子连忙表态道“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市民,请您放心,我们一定积极配合警方调查。”

    陈风冷眼旁观这二人的表现,一个装作铁面无私,一个装的比良民还要良民,这尼玛是唱双簧呢。

    小胡子这种混混,平常进警察局比进厕所还要勤,他会不认识这个片区的警察?那个警察当然也认识小胡子,他们明明认识,却装作不认识,这还不是心中有鬼?

    陈风是什么智商,什么没有见过?还能被他们骗了?

    返回西郊的派出所,赵新立即展开审讯。

    赵新很清楚小胡子的底细,那人的名字叫做何建庸,一个十足的混混,在西郊这一片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。这种人渣什么地方都有,如果能办的话,以前的警察早就办了,轮不到他来争这个功。

    赵新更加不愿意在他管辖的片区发生绑架,谋杀这种恶性的案件,他只想把这件事定性为一般的打架斗殴。所以,他不打算提及小胡子的犯罪行为,只说是小胡子两边的人发生了口角,继而升级为械斗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动小胡子,那就必须拿陈风开刀!陈风将十五个人打成了重伤,已经构成了严重的故意伤害罪!除了接受法律的制裁外,还要负担伤者的医疗费用。

    在闻讯之前,赵新的心里已经有了腹案,这就是本次调查的主旋律。

    “我的同伴呢,为什么她不和我待在一起?”陈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对付这种警察没什么难度,他唯一的担心的倒是沈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,这里是警察局,而你是嫌疑犯,你在接受审讯!”赵新先是强硬的提醒了一句,然后开始讯问道“你先把事情的经过如实的交代一遍。”

    随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,让人快要发疯的寂静!

    最终还是赵新先绷不住了,不耐烦的催促道“你还在等什么,赶快交代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保持沉默,你有权利审讯我,我也有权利什么都不说。”陈风简单的解释了一下,随即又开始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!”即便赵新拥有丰富的审讯经验,而且已经有了审讯的计划,但是嫌犯什么都不说,他也是无可奈何呀。他用片刻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开始分析陈风的性格,他觉得陈风应该属于强硬的性格,这个人可以为了小女友和十多个歹徒拼命,自然也可以为了小女友和警察硬抗,所以硬来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最终,他将沈冰也请到了审讯室,然后催促道“你现在可以交代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警局,陈风最担心的还是沈冰。沈冰实在太过单纯了,警察万一找上了她,根本就不需要审问,只要随便找她问问,就把什么都问出来了,所以,陈风一定要把沈冰放在身边,这样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片刻后,陈风开始交代事发经过“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,当时我和的朋友饿了,我要带她去吃烤鸭,可是她嫌路程太远,我只好在路边劝她,告诉她燕京的烤鸭很出名,她难得来一次燕京,不试一试就太可惜了。后来经过我的劝说,她终于同意去吃烤鸭。然后我们就想打一辆车,到城东去吃烤鸭。”

    赵新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属下做的笔录,短短的几行字,全部都是烤鸭,这尼玛是案件笔录还是金聚德的菜单呀,他当下用力的一拍桌子“别在跟我提烤鸭!直接交代你们持械斗殴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呀,马上就到绑架了。”陈风继续交代“我们当时想到路口去打车,但是刚走到半道上,只见一部金杯面包飞快的冲了过来,把我们劫上了车。”

    赵新抓住不符合逻辑的地方,立即打断道“你不是很能打吗,在郊区,你可以赤手空拳对付十七个歹徒,为什么在市区里不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绑匪把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,他害怕绑匪伤害到我,所以不敢反抗。”冰女神从旁解释的同时,放心又是一阵温暖。

    “这是审问,你不可以代他回答问题。”赵新先是警告了冰女神,随后分析道“即使你不敢反抗,逃跑总可以吧?你还可以报警。这才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,而你的反应完全不符合常理,这说明你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陈风一边示意冰女神不要插话,一边面无表情的反问道“如果有歹徒用刀子架在你老婆的脖子上,你会逃跑?你会报警?你不怕歹徒一怒之下把你老婆捅死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你的问题。”赵新还是第一次被审讯的犯人羞辱,顿时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陈风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“我就是在交代问题,是警官主动提问的,我只是在回答警官提出的问题,我这是在配合警方的调查呀。”

    赵新顺手点燃了一支香烟,继续问道“就算你逻辑上说的通,警方是要讲求证据的,绑匪劫持你们的时候,周围有目击者吗?有人能够为你证明吗?”

    陈风摇了摇头“歹徒的动作太快,那条路又很偏僻,好像没有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赵新确定了并不存在目击证人,心中就更有把握了,柔中带刚的说道“警方办案是讲证据的,不能听你自说自话,你说对方劫持,还有谋杀的企图。可是对方却说是你挑衅在先。”

    果然,陈风语气一软“我的朋友在场,她可以为我证明。”

    赵新狠狠吸了口烟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的说道“她是你的朋友,当然愿意为你作证。如果你们可以互相作证,那么对方也可以这么做,对方可是有十六个证人。警方办理案件必须以法律为依据,以事实为准绳,什么是事实呢?证据就是事实。你没有办法证明他们绑架在先,这样一来,你把他们打伤就只能是故意伤害,这个可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。”

    沈冰虽然承认这些都是事实,却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,她不能接受黑的就这样变成白的,绑匪变成了受害者,而陈风这个英雄反倒成了故意伤人。正当她要为陈风据理力争,却被陈风及时的阻止了。

    陈风先是稳住了冰女神,然后用为难的语气妥协道“警官,您看这件事能不能私了?”

    赵新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还要义正言辞的说道“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是严重的刑事犯罪,刑事犯罪不能私了,只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陈风果断的表态“我要争取宽大处理,应该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看你的认罪态度和悔过表现了,如果你能够真心悔过,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,承担伤者的医疗费用,我们可以根据你的表现,为你争取宽大处理的。”赵新本来以为,让陈风屈服需要花费很多功夫,他却是想不到,只不过随便施加了些压力,陈风就乖乖的投降了,得意之余,他在心中暗骂陈风,怂货!软蛋!

    陈风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说道“积极认罪倒是好办,可惜我没钱出医疗费呀。”

    赵新差点当场骂人,没钱你小子费什么话?刚才还嚷嚷着要私了,你没钱赔给人家,谁愿意跟你私了?

    陈风不死心的询问“除了赔偿医疗费用,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争取宽大处理呀?”

    赵新就算心中再火,也不能直说没钱就不能宽大处理了,无奈道“那你就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从牢里放出来没多久,现在还是假释,今天的事可以不通知社区矫正部门吗?”陈风老实巴交的商量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还是个假释人员,犯什么事被抓的?”赵新眼前一亮,这样的话,事情就更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“偷东西。”陈风随口胡诌。

    “偷的什么?”赵新习惯性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自行车。”

    赵新也懒得多问,随口敷衍道“是否需要通知社区矫正部门,这要视乎案情,以及你的认罪态度。”

    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一份认罪的笔录很快出炉。

    在赵新的警察生涯中,审讯的经历不可谓不丰富,但是如此轻松愉快的审讯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,嫌疑人那叫一个配合,凡是他要求交代的,根本不需要说出来,嫌疑人自然心领神会,主动交代出来。甚至在他不能自圆其说的时候,嫌疑人还主动的帮他把事情说圆!

    不知不觉审了一夜,赵新认为差不多了,随即结束了审讯。

    “警官,我把该交代的全部都交代了,可以放我走了吗?”陈风随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赵新暗自好笑,你小子傻呵呵的把事全部扛下来了,现在还想回家,回监狱还差不多,不耐烦的说道“你现在可以打电话通知家属,让他们带一些生活必需品给你。”

    陈风也不计较,当下就拨通了董芸的电话。( 最强邪医 http://www.xuanshux.com/0_140/ 移动版阅读m.xuanshux.com )